文川湛野

遇见寰宇之外。

词作 | 《师生》

《师生》

词/文湛

十几岁的人  花十几年来等
几十岁的人  在几十年里蹉跎一生

像是猎手放走幼兽
欺骗得诚恳
平生所遇师长无数
偏你仗势欺人
自以为彼此相处  回合高深
原是心思从不对等

一句老师听了千万声
却为她吝啬几十分之一的眼神
只面朝黑板埋首粉尘
冷却那百分之百装着你的眼神

付你痴念十分
借我稻草一根
相遇的时差  伴人世浮沉
注目你转身

如何才称得上师生
要多少隐忍  或代沟横陈
最稚嫩的人拿捏最老成的分寸
亲手浇种的冥顽开出壮阔伤痕
三年时光不够读懂你的前半生
便将眉眼描上和你一般的皱纹
等到旧日的教室灭了灯
才趁落幕笑说那时青春

我说啊
今生只做你学生...

填词 | 《十年渡海》

《十年渡海》

——记《沙海》邪簇

原曲:《电灯胆》

填词:文湛

丈量了茫茫的沙海

挥手白骨一埋

歧路困兽徒哀

恍惚故人不在

落子已裁定十年网中利害

算不出少年眼底轻狂独白

命运似轮转  天真已难再

狂沙中落难  妄想过不甘

沙丘下酒酣又给谁偷看

只见七分决然

还藏三分无奈

借来温柔总要归还

征途上少年因谁再不惧黑暗

困境中身后有人道一句心安

却落于人世机关进退两难

也自负比你更勇敢

这一路跌宕漫漫未来不可谙

回首间情仇尽乱两鬓已斑斑

谅一腔热血把退路都斩断

也怜你有家不可还

不得平安

劫持了宿命哪来两不相欠

爱与恨雄辩不过...

记梗。

从此以后你每一次行侠仗义,都像他当初义无反顾救你。

“黎簇你给我站后边儿去,轮不到你来出这个头。”

“小屁孩别整天生生死死挂嘴边,没那么多要你去拼命的时候,真到了那种境地,还有我在。”

“只要我吴邪还有一口气,天大的事都不用你来扛,明白了?”

“黎簇,万事有我。”

乱七八糟的,估计没时间动笔了。

有太太借梗写文的话十分感谢,标明出处就好。

杂谈 | 黎簇:现实不过如此而已

Sum:抛开小说必要的对人物的艺术化处理,黎簇实际上是一个非常现实的角色。追求生活戏剧化,就要承担对应的代价。
沸水终将冷却,而太阳照常升起。最重要的,不要遗失对自己的真实。

——

吴邪曾经问黎簇,你恨我吗?

那时黎簇缄默许久,忽而笑了,裂开的表情是一种饱经沧桑后的懵懂。他没有回答吴邪。

他自己都不知道该从何恨起。

很长的时间里他一个人摸爬滚打,像一只没人要的小野兽一样长大。

逼仄的空间里,黑暗如同灌满其中的漆,淹没了他的手脚、他的胸膛、他的口鼻,淹没过他的发顶,淹没了他的名字。他在窒息的惊恐中徒劳挣扎,小野兽仿佛被命运三女神的纺线网罗,最终只能认命地敲击门板,向门外那个、威严不亚于...

转自空间。

我现场表演一个原地去世。

有生之年的亨桃啊,超盾女孩蹲冷坑抠出来的糖。

“那饼干里有氪石,Superman. ”

“不用担心,我现在是白银时期,Cap. ”

《笼鸟》楔子

《笼鸟》/文湛

楔子  离群

他携着雨后青草尖上的阳光味道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好,我是林稚。”

我回忆起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的场景,平凡的开场白,和他靠在椅背上摘了墨镜后的平凡面容相称。一把我认不出型号的黑色手枪孤零零地躺在桌子上单调的饭食之间,成为画面中最不和谐的部分。

我不停地吞咽唾沫以缓解紧张,毕竟在他找上我时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原来真的还存在着杀手这种古老的职业。

“这些是我的人生故事,比大多数人的都要有意思一点。也许能成为你写作的素材。”

我接过他递来的一叠牛皮纸袋,不明所以。

“你希望我把它写成书吗?”我想了想,觉得应该这么问。

“随便你。”真的是...

影评 | 《动物世界》:千面犬马,一颗尘心


“那美好的仗我已打完了,应行的道路我已行尽了,该守的道义我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留存。”

《动物世界》中对于圣经这一段的引用,去掉了最后一句“公义冠冕”,借主角的内心独白道出,带上了轻嘲与倔强的口吻,再为其冠上“有病”之概念,将反讽与叩问融为一体,诠释了所谓动物世界的真正主旨,亦不知点中了钱权社会里多少凡人的块垒。

其实它表现的主题并不如何深刻或独特,一个被嚼烂了的话题,却在影片深刻的辗转剖析和独特的意象隐喻下,展露出令人驻步青睐的观感效果。

苦心钻营的线索、张驰紧凑的节奏和夸张丰富的画面;点滴穿插的温情、繁复连贯的世相和人物内心的剖白——有机结合后呈现出爆裂式的冲击力,在...

源独 | 《霓虹之城和一盏孤灯》

一篇有私心的纪念源稚生的文章。社团刚刚起步,在慢慢努力啦,希望小天使们能支持一下!有意入社的朋友可以私信戳我,不限圈不强制,欢迎来玩w
林间爱你♡

林间社:

‖ 林间社《龙族》同人活动月推送作品。


‖ 作者:文湛 @文川湛野 (社员)。


‖ 原作:《龙族》;备注:源稚生中心、隐源楚、游记体裁。




七点整,刚刚入夜。


初夏的雨把东京淋得湿透,弥天雨幕铺笼尘世。空濛的天光如生宣开阖,夜色融墨洇染其上。很多人说东京乃至整个日本都像一部巨大的机器,每个人都是这机器上的零件,紧密相扣,并且日夜不停地运作。现在倒是侧面证实了这种现实主义的隐喻——...

很想写一个中国的超级英雄系列,不走好莱坞的电影公式套路,真正贴近各个社会阶层,反映最真实的中国现状。

前几年看到《蹦蹦侠》这部电影时深受打动,却一直没有成熟的想法。

也许中科大少年班的天才进入国安局秘密推进科研计划,也许是军中兵王跟着维和部队转战四方,他或是是暗恋着女神操心着学业的普通高中生,也或是勤恳工作照顾妻儿的青年白领……他们有的因为某些意外获得超能力,有的凭借自己的努力帮助他人。最终他们求同存异,他们天涯咫尺,成为我们心中共同的英雄。

我在想,这样的架构若真的被良心的制作公司建设起来,对于国人而言该是多么强大的一股文化向心力啊。

【许言/言许】时间之外

*无差。都是大男人不上床分什么攻受。
*短篇。游戏背景,原作架空。
*私设如山,深夜瞎写,全靠激情,没有逻辑。

<<<

“你从来没有想过,危险可能来自于我么?King.”

李泽言在许墨的眼中寻不到丝毫澄明。紧闭的右眼下未干的血渍昭示了他最后的坦诚。

他们最终还是动手了。

李泽言依旧是那个冷峻利落的李泽言,但许墨却不再是曾经那个许墨了。卸下了平日温和的伪装,现在这个狠戾的许墨让李泽言觉得极端陌生,陌生得令他作呕。

他怎么早没想到。

"Ares."

他怎么会蠢到忽略所有的疑点,固执地相信着许墨只是一个普通人,连遭遇袭击时他都会把他挡在身后。

“…...

© 文川湛野 | Powered by LOFTER